当前位置:城西网>文化>bbin怎么登录! - 天姥山下,被“逼”上阵的茶二代,与李白一起守护茶园

bbin怎么登录! - 天姥山下,被“逼”上阵的茶二代,与李白一起守护茶园

bbin怎么登录! - 天姥山下,被“逼”上阵的茶二代,与李白一起守护茶园

bbin怎么登录!,浙江新昌县,东南围30公里,天姥山上层峰叠嶂,千态万状,苍然天表,诗仙李白也曾为这高山云雾所倾,留下诗句一:“天姥连天向天横,势拔五岳掩赤城,天台四万八千丈,对此欲倒东南倾。”

而同样知名的还有新昌的大佛龙井,一个区域公共品牌。作为中国名茶三珍,大佛龙井还曾获中国科技精品博览会唯一金奖,新昌是中国龙井茶的源产地,也是全国最大的龙井输出地。

茶二代上阵,他说是被“逼”的

说起大佛龙井,不得不提下茶二代梁本超,外号“超哥”。新昌十九峰山顶附近,就是超哥的故乡,这里的300多户村民大都是以茶为生。

超哥原本是在一家药企负责生产管理工作,福利待遇都不错。可是,他却毅然回到老家,要将茶叶作为他的终生事业。

毋庸置疑,家人肯定是反对的,尤其作为茶农的父母,已经辛苦了几十年,又怎么会舍得让孩子继续再干这行。但他们了解自己的孩子,知道他决定了的事情也很难去改变。

后来才得知,超哥之所以选择做茶叶,是真心希望把祖辈们留下的好东西继承下去。“我母亲是做茶叶的,但如今年纪也大了,是该让茶一代退休的时候了,但是谁来继承呢?茶三代肯定是不可能的,那就只能是‘逼’我们茶二代上阵了。”

不想让茶叶荒废,是一份真挚的感情,毕竟他们一家,曾经都是靠父母亲采茶和炒茶的收入维持过来的。

谈及母亲,超哥总是透着一脸的尊敬和自豪。早年,西湖龙井村有师傅来传授龙井茶的炒制手艺,他母亲发现茶叶通过这些师傅的炒制之后,比直接卖清茶贵了好多,于是她也萌生了炒茶的想法。

但由于当时家里拮据,舍不得直接跟师傅学,她就去跟已经学过的亲戚悉心讨教,然后回家再用心摸索。就这样,凭着勤劳和聪慧,超哥母亲的炒茶手艺在当地小有名气,县农业局还授予“最佳能手”称号。

不仅商贩会特地上门收购,有时间她还会去教别人如何炒茶,各乡镇教出的徒弟已经超过一百多名,为大佛龙井的普及做出了一定的贡献。超哥就是趁着这种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对做茶事业说干就干。

手法精通,却曾陷入“茶花陷阱”

当然,做茶叶远比想象中要艰难的多。作为大佛龙井制作手艺人,超哥的压力更大,对品质的要求更高,常常效仿之前药企的管理流程来提升品质。虽然儿时经常看做茶,早已耳濡目染,但是真正执行,每一个步骤都不能马虎。

大佛龙井的制作从采摘就十分考究,只取嫩芽,最多也只能到一芽一叶,所以相对来说产量就非常低。一公斤的极品明前大佛龙井,需要至少采摘八万个细嫩芽叶。

为什么只取嫩芽?超哥这样说,“因为嫩芽中富含茶叶的宝贵成分是更多一些,比如氨基酸、儿茶素等,而老一些的叶子上面咖啡碱相对过多,炒制后苦涩味会变重,不好喝。”

大佛龙井拥有海拔400米以上的高山茶优质基因,在经过采摘、摊放、杀青、回潮、辉锅、分筛、挺长头、归堆、收灰等工序之后,能让茶叶更具茶香魅力。

制茶工艺中,炒制环节是最为关键的,150-170°c的铁锅炒制,长时间的连续操作,难免会出现烫伤的现象,满手水泡的痛苦只有制茶人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而且炒制中还有抖、搭、搨、捺、甩、抓、推、扣、压、磨等工艺环节,号称“十大手法”。炒制时还要根据鲜叶大小、老嫩程度和锅中茶坯的成型程度不断变化。只有掌握了熟练技艺的制茶师,才能炒出色、香、味、型俱佳的大佛龙井。

白天采摘,夜晚炒制。特别是春茶上来了,还得抢着摘,不管是暴雨还是烈日,都不能间断。茶香四溢,缠绕着品茶人的齿间,却载满了茶艺人的艰辛与不易。其实,超哥那双原本细嫩而今粗糙的手,就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虽然母亲是茶方面的行家,超哥也常常会“我行我素”。比如采摘时常常混进的茶花,在炒制后会变得焦黑。超哥为了品相美观,一颗一颗捡着扔掉,而母亲却坚决不让,原因是她认为这个茶花能够让茶叶在泡制过程中更富香味。

为此,听说两位还“冷战”了一段时间,但当后面有一批漏捡的茶花落入顾客手中时,顾客却给与了高度的评价,超哥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。于是,他对茶花也有了一份特殊的情感,决定只要在茶叶里发现没有被炒焦的茶花,就可以直接免单,暗含一种“花落你家”的美好祝福。

认真做茶,希望给茶一代们一个满意的交代

随着从事大佛龙井炒制的人越来越多,品种也在不断丰富,白茶、龙井43、乌牛早等等,包含了鲜、香、柔、醇等多种特性,还有那几经起落,兼百家之长又朴实无华,恰似大道无形育天地的群体种老茶。

如果说茶一代是为养家糊口开辟茶园,那么茶二代要做的,则是在传承中进行创新和改变,比如生产的机械化、标准化、营销的现代化等等。

超哥说,我没有想把销量做到多大,只是希望能把大佛龙井的色香味型展现给大家,主打小款精品,让优秀的更优秀。

“胡庆余堂,百年传承”,是超哥内心所向往的,有始有终,百年如一。就像在孩子教育问题上,他也不去过多强求一定要做什么,他会通过讲故事来进行引导,希望传递给他们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。

当问及最喜欢茶的哪些特性之时,超哥说喜欢茶叶身上的那种重生。茶叶从山上采摘下来,再到人们茶杯里,是无数个茶艺人的日日夜夜赋予了茶叶的这种重生,散发着无数的光芒,恰似经历低谷磨练之后的人生更具内涵。

与采摘、制茶的繁忙相比,喝茶似乎就显得宁静许多。对于这种反差,超哥觉得好似人生的不同阶段,该动的时候要动,该静的时候能静。张弛有度,动静我能,是一种把控力,犹如不同心态,面对不同的人生一般,超哥的话简单中透着真实。

以当年在药企上班为标准,对于茶叶的品质,超哥永远不敢掉以轻心,一定是做高山云雾之下的高品质山茶。他说,“母亲给了我这份传承,我也要有自己可以传承下去的东西”。这是为给像母亲一样,一生与茶为伴的茶一代一个满意的交代,也是对自己产品和人品的一种坚持,更是一种人生在追求繁华之后的返璞与归真。